轮椅上的乡愁——对话系列01:特教导师毛颖梅

轮椅上的乡愁 园林乡愁实践团

“轮椅上的乡愁”清华大学无障碍发展研究院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乡愁北京实践团共同发起的系列活动。项目选择了白塔寺历史街区,通过实地勘察区域内无障碍环境现状、问卷调查、访谈、轮椅体验等方式,总结提出白塔寺历史街区无障碍环境建设的建议,希望能为类似老城区改造及城市无障碍环境建设提供参考。

<对话>栏目是“轮椅上的乡愁”活动推出的访谈系列主要参与者有专业人士、当地居民和残障人士该栏目旨在让更广泛的公众理解无障碍环境建设的必要性了解残障人士、老年人等对城市无障碍环境以及信息人文无障碍环境的需求

本期对话嘉宾

毛颖梅

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特殊教育系,副教授;中国致公党北京市丰台区工委委员,北京市第十三届政协委员、北京市丰台区第十届政协委员,曾任北京市丰台区第十三、第十四届人大代表;中国少年儿童基金会关爱自闭儿童基金会特聘专家,从事特殊儿童教育教学、研究与实践十余年,曾担任全国及多个省市残疾儿童康复机构评估及技术培训工作,在北京多个融合幼儿园、普通学校、特殊学校开展儿童发展评估、课堂教学指导和游戏干预活动及督导。

Part.1

学术探讨

Q
&
A

Q:您怎样理解“无障碍”这个概念? 

       一般我们所说的“障碍”认知上的困难或行动的不便、阻碍,“障碍”体现出人和环境之间的互动关系。无障碍大致可以理解为:公共环境、设施设备提供了足够的支持,使生理缺陷者或认知、行动能力较弱的人能够顺利进行活动。

       

       我们常比较多考虑到由于生理缺陷而产生的对环境的特殊需求,这是从物理环境对“无障碍”进行的理解。但无障碍这个概念中还有很重要的一部分是信息无障碍,比如视障者由于视力的低下或缺失,使他对听觉、触觉等方面的提示有了更多的需求。



Q:您如何看待无障碍观念的传播和无障碍环境的构建对于社会发展有何重大意义? 

     大众目前已有的观念中,“无障碍”往往是和残疾人相关的事情,但其实无障碍环境是为所有人服务的。在人的生命周期中,当到一定时候或者一些特殊事件发生时,每个人都会对环境有这方面的需求,现在常提到的“通用设计”也就是从这个角度出发的,考虑满足不同人群对环境条件的需要,而非仅仅强调针对有身体缺陷者的需要。所以无障碍观念的传播要以改变大众不当观念为重要任务。


无障碍环境建设在社会中体现出平等的理念,涉及到公平、公正、权利等问题,它不仅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体现,也更是人类文明发展的重要标志。我们希望能够通过环境的改造建设,让所有人都能安全、方便地参与到多样的社会生活中,所以它不单纯是一个环境的改造,更是人权利平等的实现。

图1 人权平等

图片源于清华大学无障碍发展研究院


Q: 就您所知,我国目前的无障碍环境建设现状怎么样呢?有哪些做得比较好的或者需要完善的地方呢?

     目前看来,大城市的无障碍环境建设相对完善一些,各部门的关注度也更高。我们能感觉到在公共场合见到的残障人士更多了,说明肢体残障、听障、视障人士更多地参与到公共生活中,这是因为环境提供了相应的支持。比如我们学校的视障大学生,他们常通过地铁出行,到了地铁站有引导员来帮助他进出站、上下车和换乘。有了这些帮助和支持,他就能比较有安全感地融入到社会生活中,这也是社会逐渐进步的体现。当然也存在一些需要继续完善的地方,比如标识系统现在就还不太完善。

图2 无障碍设施标志

图片源于网络


Q: 对于我国无障碍环境的建设目前存在的问题原因您认为是什么呢?

       首先是刚才提到的标识系统的问题,体现在标识不统一和不突出两方面。当低视力的人在行走时其实不需要太多额外的帮助,只需要有醒目明确的标识就可以让他们更容易地找到自己需要的信息,标识系统面向的人群不仅仅是视障人士,可能也是我们每一个人,比如近视的、家里的老人等。像我们刚刚去白塔寺参观的时候,那里虽然有无障碍坡道但是没有画任何标志,所以大家也只能推着轮椅到处找哪里可以让轮椅进去,如果是坐轮椅独自来的人是会非常不方便的。解决这样的问题很简单,只需要在入口和显眼的地方画上一个轮椅标识,表示这里有无障碍坡道设施可以提供就行了。对残障人士来说,虽然有很多时候能获得他人的帮助,但是这种总是依靠或麻烦别人的感觉会使他们对自我产生低价值感,会尽量少去公共场所


       如果有无障碍设施却使用频率很低,说明了设施的建设和管理一定需要完善。举一个大家在生活中都能观察到的例子,就是坐轮椅的人上下公交车。现在的公交车有一部分底盘较低,在后门的地上画有一个轮椅标志,表示有方便轮椅上下的设备,但我们却很少见坐轮椅的人搭乘公交车出行。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公交站台高度和公交车接驳的问题,轮椅并没有办法能方便安全地上车,甚至连到候车区都无法独自上去,一般都需要别人的帮助才能上车,而坐轮椅的人可能并不想“麻烦”别人所以很少选择公交出行,于是这公交车的无障碍设置基本没发挥作用,甚至还造成了浪费。所以当我们在建设无障碍环境和设施的过程中,在遵守相应规范时也更需要进行持续的监管和改进,做到各种设施能便利对接,以确保我们的无障碍环境建设行动是真正起到了推动作用,为有需求的人带来了便利。

图3 地铁站内的盲道及“跑偏”的盲道

图片源于毛颖梅老师

       其实这些事情并不难做,更多的还是在于人的意识问题,必须要有了解和感受才能有更深入的理解。我觉得你们的活动就很好,同学们可能都是未来的设计师,大家在学习的过程中就对无障碍进行了解、和有需求的人进行交流,并自己亲身去感受现在的不便和心理状态,自然会更多地去留意这些东西、思考设计时的合理性和必要性,那么未来在做设计的时候就并不会只是单纯地遵守规范,更要从一个对环境有特殊需要的人的活动需要和体验出发。设计理念的改变在整个社会的无障碍环境建设中就起到了特别重要的作用。


Q:残障人士在接受过教育和培训以后,在社会上发展是什么样的呢? 

按2006年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的比率测算,截止2010年,我国有8500万残障人士【1】。部分残障学生在特殊教育学校接受基础教育和技能培训,多数障碍程度比较轻的孩子在普通学校学习,进行融合教育。认知发展情况较好、通过辅具帮助能基本适应环境的残障者有机会到相关机构或单位工作;但还有一些程度比较重的,即便成年了可能也需要去专门的机构进行养护。因此如果能通过学校基本自理能力的锻炼、技能的学习,再加上公共环境的支持,居家环境的改善,那么他们也能做到生活相对独立, 减少了家庭的负担。

表1 不同残障类型人数及比例

资料来源:见参考文献【2】

Part.2

心路历程

Q
&
A

Q: 您是如何参与到无障碍环境建设这个领域中来的呢?您觉得学校这套设施如何?您有参与过改造建设么? 

我是从2002年开始在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工作的,学院里健全大学生和残障大学生各占一半的比例。虽然我主要研究的是儿童发展性障碍但那个时候起就从校园中视障、听障学生用到的无障碍设施开始对这方面有更多了解和体验,比如我们学院的上下课铃声都是带灯光的,这样听障的学生就能“看”到下课了。有一些给低视力或者盲人用的读屏软件,我曾把它推荐给了一个在角膜手术康复期的丰台区人大的代表,这给他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方便。校园内的无障碍还体现在楼道中有盲文的扶手、盲道、门牌上醒目的提示、电梯语音提示等,所有人都可以在这个环境中安全、放心地活动。

图4 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教学楼内无障碍设施

图片源于网络

       因为平时一直在这个环境中使用这些设施,所以学校在2008年翻新的时候进行改造建设时,学院有关部门的老师也积极参与到设计和验收过程中,知道对环境有哪些需求。曾经在改造时遇到过设计师认为好看的而做出的导致“障碍”的设计,由于他们的不了解特殊人群的需要,所以并不知道这些设计是否好用和合理。经过反复修缮调整后的校园无障碍环境还是很不错的,但是出去到学校外就有比较大的差距。比如视障同学在使用学校的盲道出行是完全没问题的,但一出校门就会遇见盲道占用、盲道断了等情况。

图5 视力障碍的学生在无障碍教室里体验学习

图片源于网络


Q: 您在研究的过程中有遇到过什么困难或瓶颈吗?您认为这些问题出现的原因是什么呢? 

我们在推广无障碍理念的时候大多数人都是很不了解的,或者他们觉得不能很快接受,因为现在大众已有的观念中,这些环境和设施是和残疾人相关的,这和无障碍建设相关的主管、监管部门是残联有关。加上普通人体会不到有障碍的人的需求和生活中的困难,以及作为一个独立的人有尊严地生活、参与融入到社会里的渴望,这些情况造成了理念推广时的困难。所以需要人们了解到,每一个人不同的生命周期中、当一些特殊事件发生的时候,每个人都会需要无障碍设施,比如小时候个子矮够不着很多东西、女性怀孕时行动不便、推着婴儿车、行李箱行动不便、人老时眼花耳背腿脚不便等。


我们在推广融合教育时,也是通过培养孩子去了解人和人之间差异的过程,让孩子从小就知道我们周围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地方,需要我们去理解包容、共同进步;融合教育就是教育“无障碍”的过程,它不仅能使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儿童获益,也使普通儿童获益。

图6 融合教育

图片源于网络

Part.3

未来展望

Q
&
A

Q: 我们这次“轮椅上的乡愁”选择了白塔寺历史街区,您认为这与城市中无障碍环境建设的不同处在于哪里呢?对于像我们团队您有什么建议或者意见吗? 

在旧城改造的设计时,如何使无障碍环境建设融入整个区域的改造中,我体会到的主要困难是需要去协调历史遗迹、社区文化和居民生活需求之间的问题。改造和建新城新区还是不一样的,需要考虑协调的部分很多。


你们的学生团队广泛地搜集资料、做基础调研、进行访谈、开展体验活动等、其实也是很充分地进行了前期基础情况整理调研工作。我觉得你们做访谈的人群结构组成也挺合理的,有专家、当地老年人和残障人士,可以从各个角度比较全面地了解情况,这是进行设计的重要基础。

图7 白塔寺实地调研

图片源于毛颖梅老师


Q: 对于我国以后无障碍环境的建设您有什么期望呢?希望能够达到怎样的效果呢?

我觉得物理环境的无障碍是相对容易实现的,因为我们可以按照标准来实施建设验收,但要特别关注的是后期使用、维护等问题,否则达不到建设的目的。另一方面是大众教育的问题,如何让大众主动的去了解和使用这些设施也是很重要的。希望能有一个方便、安全出行的公共环境,营造出一个充满包容、尊重的社会氛围。


Q: 那么对于还不太了解无障碍环境建设的普通民众,您认为应该怎样引导他们呢? 

建议针对各个年龄段、各类人群进行普及教育和引导首先主流媒体的途径,可以面向广泛的人民群众通过科普宣传片、新闻等方式进行传播,这是意识层面的引导其次社区的途径,可以更多针对中青年人举办一些体验式的活动,这是个人体验层面的引导再者,对于低龄儿童,无障碍教育进校园是应该倡导的一种方式;第四,是通过建立统一的无障碍标识,让大众容易辨识,帮助大家从了解无障碍开始,在日常生活中潜移默化地接受教育,从而能更好理解平等和尊重的意义。

图8 平等教育

图片源于网络

参考文献:

【1】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官网.2010年末全国残疾人总数及各类、不同残疾等级人数[DB/OL].https://www.cdpf,org.cn/sjzx/,

2012-06-26.

【2】 田宝.两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主要数据的比较与分析[J].中国特殊教育,2007(8):54-56.


往期推荐:

2018乡愁北京--“轮椅上的乡愁”系列活动现场实录(一)

2018乡愁北京--"轮椅上的乡愁"系列活动现场实录(二)

活动预告I2018,不一样的“乡愁北京”

访谈者:钱蕾西

访谈稿整理:钱蕾西

责任编辑:高亚楠 单之然

    发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