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起携手与文学同行——大庆本土作家作品推介:邢继芳

邢继芳 红雪的江湖

作者简介

邢继芳,笔名若群、方冀行,汉族, 1956年12月7日出生,中共党员,大专学历,讲师,市民政局退休干部,二级肢体残疾人。主要从事散文、杂文、文艺评论和社会评论的创作。中国残疾人作家联谊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省杂文学会常务理事,省残疾人作家协会副主席,哈尔滨文史馆馆员,大庆市作家协会常务理事,大庆市残疾人作家协会主席。

1983年开始发表作品,1988年加入哈尔滨铁路局文协,2000年加入大庆市作家协会,2005年加入省作家协会。几十年来,在纸媒与网络发表作品500多篇文章。有作品被《人民文学征文专号》《杂文选刊》《北京杂文》《参花》《北国风》《文史纵横》杂志和《新华网》《凤凰网》《人民网》等媒体发表与转载,受到了读者的好评。有多篇散文、杂文和报告文学入选多种文集并获奖。着有杂文集《为公平正义而歌唱》。


最近作品  杂文莫衷一是话“追星”(发表于省杂文学会会刊《北国风》)


莫衷一是话“追星”

  邢继芳               

       

    每个人大概都有自己崇拜的偶像或明星,这也是人类区别于其他动物的一种本能。譬如,对于伟人名人的敬仰,对于英雄豪杰的羡慕,对于影视歌星的喜欢等等,都会促使当事人模仿、追求甚至顶礼膜拜。

当然,这种崇拜或追星并非今人的创造,古人早就有案可稽。譬如,三国时期的关羽关云长,为人忠义,武艺高强;不事二主,威名远扬。时至今日,关羽的塑像仍被人们当做财神来供奉。还有,《水浒传》里的王进是北宋年间,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因躲避高俅的迫害,王进逃离东京路过史家庄,见九纹龙史进勤奋好学,便传授给他十八般兵器。史进学成武艺后,思念恩师,便抛家舍业,四处寻找王进。

崇拜偶像,喜欢追星好不好呢?莫衷一是。关键问题是应该崇拜谁,追什么样的星,同时还要掌握“度”。上世纪五十年代人们崇拜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志愿军战士,称他们是“最可爱的人”;六十年代人们崇拜雷锋,大街小巷响彻《学习雷锋好榜样》的歌声,助人为乐蔚然成风;七十年代人们崇拜铁人王进喜,他那“宁肯少活20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爱国情怀,震撼人心。到了八十年代、九十年代,通俗歌曲以及摇滚乐、霹雳舞的出现,人们崇拜的偶象就多元化了。

近些年,演艺圈的影视歌星层出不穷,追星热此起彼伏。譬如,台湾的“小虎队”,香港的“四大天王”,国内的“女子十二乐坊”,李连杰、赵本山、王宝强等等。其实,演艺圈里影视歌星名目繁多的封号,不过是投资商或经纪人,赚取利润的商业炒作。于是乎,喧嚣的乐曲,刺激了年轻人青春膨胀的心理;疯狂的摇滚,麻痹了某些人脆弱的神经。加上媒体掮客的鼓吹忽悠,进而使追星热迅速扩张,愈演愈烈。

据悉,甘肃有个叫杨丽娟的追星族,对香港的刘德华崇拜得五体投地。她搜集了刘德华大量的演出歌曲和剧照,就像得了魔症一般。最后她老爸变卖家产,陪同杨丽娟到香港,终于近距离见到了华仔。可由于她老爸对她疯狂追星行为悲愤已极,投进香江而死。后来,杨丽娟如醉方醒,想要起诉媒体,又要起诉刘德华等等,闹得市面沸沸扬扬,白白搭上老爸的性命。当然,杨丽娟的悲剧有家庭教育不当,学校引导不够,社会正面宣传不利的责任。但有关媒体胡乱炒作,商业广告吹嘘拔高,演艺圈的推波助澜就没有干系吗?

须知,过度的崇拜偶像或追星,就可能导致大范围的狂热症候群,形成难以遏止的群体骚乱甚至暴乱。其盲目而疯狂的破坏力及其灾难性后果,在人类史上不难举出相关的例证。因此,要热情而理性的崇拜偶像或追星,切不可搞极端化、狂热化甚至扩大化。另外,媒体也须加强行业自律,坚守职业道德,镜头不要总是围着所谓的明星屁股转,更不能搞低级趣味,四处搜集明星的隐私或绯闻吸引观众眼球。

习总书记曾指出,要用好新媒体,发挥正能量的作用。什么是正能量?余以为正能量就是浩然正气,就是人间正道,就是用科学理性的正确观点,平和的看待伟人名人或影视歌星。为此,各类媒体要用正确的思想教育人、引导人,要把镜头、笔端或着眼点对准那些为国捐躯,为民奉献的人;要歌颂那些岗位标兵、技术能手和生产一线的劳动模范;歌颂各行各业涌现出来的好人好事,歌颂他们默默无闻的奉献精神与高尚品德。

广大文艺工作者,要树立正确人生观与核心价值观,提倡人生真善美,抵制人性假丑恶,远离金钱的诱惑,远离低级趣味。要牢记党的宗旨,不忘初心,不忘责任与担当,做一个德艺双馨,表里如一的人类灵魂工程师。

各级宣传部门、教育部门、工青妇、文明办和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要通力合作,教育引导大中小学生学习英雄人物、劳动模范和道德模范;全社会要提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表彰并宣传爱岗敬业,无私奉献的先进人物;每个家庭要正确引导青少年崇拜偶像或追星问题,教育他们在追星中不盲从、不狂热、不影响社会安定。树立一个远大的革命理想,为实现强国梦贡献自己的力量。

    发送中